關注: 手機客戶端

 

一位花季女死囚的泣血告白

  發布時間:2004-02-04 16:00:34


    2003年1月21日凌晨二時許,信陽市三五八中學的校園內,半杯硫酸毀掉兩位如花似玉少女的前程和各自家庭的幸福。17歲的被害人張鈺頭面部被女同學馬娟潑上硫酸后,左耳脫落,耳孔閉合,雙眼睜不開閉不合,整個面部重度毀容。為治療燒傷,張鈺的家傾其所有,債臺高筑,她的父母和奶奶為此幾乎精神崩潰。潑硫酸的馬娟自然也為自已潑出的半杯硫酸而付出最沉重代價。2003年10月14日,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傷害罪,依法判處馬娟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上訴期間,馬娟交給二審法官一份泣血告白。

    山村里,一個苦命的女娃

    1983年2月20日出生于信陽市羅山縣彭新鎮張堆村的我,因是個女娃,并沒有給貧寒的家庭帶來一絲歡樂。奶奶一反熱情的常態,在送走接生婆后,看也不看一眼女嬰,便出出進進地操持家務去了,父親一聲不吭蹲在門檻邊一根接一根地吸他的劣質紙煙,渾身無力的母親躺在床上,輕拍著女嬰,淚流滿面地嘆息道:是個女娃!是個苦命的女娃喲。父親終于走進來,他陰沉著臉對母親說,送人吧,我們養不起她。母親猛地坐起身,滾下床,撲通跪在地上,她抱住父親的雙腿,不停地說,不差她這一口,我能帶,不會誤了啥事的。屋外的奶奶在憤憤地摔著簸箕,父親摔門而去。母親搖晃著站起身走進廚屋,開始為一家子人做午飯,日子一天天過去,因我的出生而引發的風波也就遂漸平息下來。

    農家喜歡男孩兒,哥哥便是家里的太陽,而我則象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轉眼便到了上學的年齡,看著同村孩子及哥哥背起了書包去上學,我特別羨慕,總是拽起母親的衣襟央求。母親輕撫著我的頭,看我期待的眼神,大著膽子和爸爸商量,爸爸一聽就吼:“上學?男娃的事,女娃有啥用?牛羊還沒人放呢?”母親不敢再吭聲,我卻猛然跑過去跪在父親面前后任誰也拉不起身,父親又是摔門而去。隨后日子里,懂事的我天麻麻亮就起床放牛放羊,吃早飯前我總能將牛羊歸圈,天天如此。母親便死纏父親:就讓女娃上個小學吧,我也哀求道:上了學也不會誤放牛放羊,父親終于同意了。新學年到來,我背起了書包,走進了村小學校。為了能夠讀書,我每天早早起床,很晚睡覺,干家務、放牛羊,干完活我才做作業,總要做到半夜時分,我心里卻很安然。到了農忙季節,我覺著好象剛剛躺下,母親就來叫我起床采早茶了。一天,又一天,實在睜不開雙眼的我,一次哭著對媽說:我才睡,就讓我多睡一會吧----。母親不吭聲了,但我看到母親含淚的眼睛時,一種無聲的力量又使我跳下床,強打精神跟母親摸黑出門。艱辛而苦澀的童年,然而我的學習成績一直是全班最好的。每學期我都能帶回個“三好學生”的大獎狀,這是我童年的亮點,也是母親唯一值得驕傲的資本。1997年夏季,小學畢業的我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彭新一中。

    當錄取通知書擺在父親面前時,爹為難地說:哪兒去湊兩個娃上學的錢?躲在門外的我很凄涼地跑開了,當我一個人躺在山坡上的草地時,便再也忍不住地大哭起來,直到天黑透。那段日子里,我終日以淚洗面。而此時的母親開始悄悄地走親串友,東挪西借,初中開學前夕,母親竟湊齊了我的學費,當她把捆好的住校行李和好幾瓶自家腌制的咸菜擺到我面前時,我仍不敢相信我即將成為彭新一中的住校生。

    初中生活緊張有序。當第一個暑假來臨時,十二歲的我一到家,便和大人一起手拿鐮刀進山砍栗子去了。帶著母親烙好的饃,餓了吃塊饃,渴了喝口涼水,一天又一天的強勞作,還是個孩子的我雙眼視線開始模糊,一不小心,手里的刀無意間砍中一個野蜂窩,大批小手指粗的馬蜂受到驚嚇便瘋狂地撲向我,我的慘叫聲振蕩山谷。一同干活的母親嚇得一時手足無措,一籌莫展。她用最原始的方法,發瘋似地用嘴在我身上一口一口地吸毒汁,在母親不停地吸吮中,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又睜開了雙眼,恍如隔世的母親,一把抱住醒過來的我,嚎淘大哭,那哭聲讓躺在她懷中的我終身難忘。暑假后,當黑瘦的我返回校園,便有了一種重生的感覺。每天,我早起晚睡,刻苦學習,期終考試,我的成績全校第二,被學校評為學習刻苦的“三好學生”。領獎臺上,面對臺下黑壓壓坐滿操場的同學們,面對如潮水般掌聲,我流淚了,我發自肺腑地向臺下的同學喊出:機會靠自己爭取,命運要自己把握,自己生命的畫板,不要依賴別人著色。

    初三時,不少同村的伙伴輟學外出打工,每月,外面總有匯款單不時飛進小村莊,父親羨慕不已。后來父親看我的眼神就有些異樣,伴著嘆息,數落著家里的債務,我不再敢看日益衰老的父親那混濁的雙眼。初三下半學期開學前,父親提出讓我輟學外出打工,我沒有答應,還在家閉門絕食了一天,直到母親從姨爹那借來下半學期的學費,我才結束與父親的對峙。中招考試期間,天一直下著連陰雨,我們要去一百多里之外的莽張參加中招考試。去時,母親偷偷塞給我伍拾元錢,伍拾元錢要用三天,我很珍惜??際允焙蠐暌恢泵煌?,大家都買了傘,我卻舍不得買,晚上同學們三五成群去會餐、上街去買東西來放松自已,我卻一個人守在寢室,很孤獨、很惆悵地聽淅淅瀝瀝的雨聲,但我很知足,我知道我能求學,就與外出打工的伙伴不一樣,就與過早被說親、嫁人的姐妹不同。中考全部考完后,學校找汽車把我們送回彭新一中。到學校時已經深夜三點多了,有不少的家長聚集在校外的雨中等孩子??醋潘鍬ё藕⒆游食の識?,我也想一下車便投入自已父母懷中,當人群散盡后,我也沒見到父母的身影。推出放在學校的破自行車,我獨自一個人在風雨中行走,雨水、汗水、淚水迷糊著我的雙眼,我大睜著一雙眼睛在黑暗中尋找著回家的路。一步一步行走在黑暗泥濘的鄉間雨路上,當頭上電閃雷鳴時,我嚇得幾乎沒有了呼吸。終于到家了,我拼命地砸門。母親出來了,我撲過去,一把摟住母親失聲痛哭,那哭聲凄厲得像鬼叫,母親抱著我說:你爹不愿走雨路,我膽小又怕黑,所以沒能去接你------。

    也許隨著中招的結束,我學習生涯也該結束了。然而,我卻非常不甘心。在家徒四壁東倒西歪的土墻瓦屋內,看著日見衰弱的父母起五更摸半夜地挑柴賣炭,我的心便在發緊,不能再增加他們的負擔啦,該為家里出點力啦。終于有了一個機會,一個在溫州的本家大嫂,急需一個保姆照顧小孩,家里想讓我去,我同意了。那天去溫州的車晚點了,半個小時過去了,汽車沒來,溫州大嫂的電話卻來了,那邊暫時不需要保姆啦,而恰巧此時,一個表叔送來了,他喜形于色地說:“馬開明,恭喜你,你女兒考上高中啦!” 坐在門檻上的父親卻一支接一支地抽煙,茫然地望著遠處說:“喜啥,又不是考上大學—”。表叔卻說:“開明,女兒成績這么好,可不能不讓娃上學呀”。一天,一個初中同學告訴我一個好消息,信陽三五八高中按分數交學費,我的中招成績有500元學費就夠了。我立即跑去找父親,父親聽后,決定賣掉家中的豬給我做學費。為了能賣個好價錢,他沿著山路先后去了四個地方找屠夫,最終他帶回了850元錢??翹?,父親對我說:“爸沒本事,原來不讓你上學是怕你女娃子上不出個樣兒來,你真是有出息了,爸的臉上也有光。三年后考上大學,咱上學的錢也就不白花啦!”我攥著父親交給我的600元錢,哭了,不僅為我能上學,更是為家里的艱辛而哭泣……。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三五八中學是信陽市三五八廠的廠辦學校,這里聚集了不少來自全市各縣成績優秀的學生,學校按成績來分班,一班和二班是尖子班,其他均為普通班。軍訓之后,我被分進一班,心里特別激動,一班有十五個女生,和她們朝夕相處,互相鼓勵,互相幫助,希望三年后我們都能考入大學。然而事實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樣,入校不久,我便發現我這個農村出來的貧困女生與她們融不到一起。在課堂上的發言,我的口語方言成了她們的笑料,嘲諷使我感到莫大羞恥。我不敢再主動向老師提問,不敢再舉手發言,課間操時間,同學們談笑風生,我卻呆坐在座位上。不久,班上開始調座位,由于這段時間我不敢提問,不敢回答問題,老師便把我看成學習一塌糊涂的學生,竟把我調到最后一排。調位那天,我蒙著被子哭了半夜。我決心在期中考試時考出好成績,證明自已。然而事與愿違,由于過度緊張,當時高一、高二考生交叉坐座位考試,考試時,我的英語試卷鬼使神差地交到了高二年級,結果老師找不到我的英語試卷而判我零分。隨后我理所當然地坐在最后一排,老師和同學們也認為我是名符其實的一名差生。我更受排斥,同學們對我的問話,愛理不理的,有人見了我還時不時來幾句冷嘲熱諷,有人不高興了還總拿我的東西出氣,為此,高中一年級,我先后丟了9個臉盆。買臉盆對于一個月費用只有lOO元的我來說,不是個小數目。我只好把一天的伙食費控制在3元錢內,手里的每一分錢,都是掰著花。早餐五角錢,午餐一元錢,晚餐是兩個饅頭。冬天一瓶開水5毛錢,別人打來洗腳,可我自己喝都有點舍不得,一到冬天,我的雙手凍得像發面饃,也只有挺著。來自農村的我,吃和穿都是全校最差的,加上老師的漠視,同學的嘲諷,家庭過高期望的壓力,使我嚴重失眠,大家卻都說我得了青春期精神分裂癥,不少人還勸我住院治療,我在這個尖子班內活得真累、真苦。

    我們的宿舍在學校小學部教學樓上面的三、四層,樓前面就是我們的教學樓,兩樓之間在二樓有通道相聯,長長的通道成了我高一生活中的“百草園”。我常常一個人跑到這里大聲讀書,沒人干擾,也不干擾別人。每當宿舍樓關燈后同學們躺床上談笑風生時,我便帶上蠟燭,來到我的“百草園”。期未考試前的一天晚上,我從“百草園”回寢室,發現門被插上了,我一推門,剛剛還有的說笑聲的卻一下子沒了,沒人愿起床為我開門,我也不想再用力去拍門,已經十二點多啦,我不能影響大考前整個一層樓的同學們。我又折回了我的“百草園”。黑漆漆的夏夜,我感到無助和凄涼,困極了,我便在通道邊的小破桌上睡去了。第二天,我因高燒39℃而耽誤了歷史課的考試。期末各科考完后,我一個人提前悄悄回家,沒有參加為慶祝假期來臨的同學聚會。在家里,白天幫父母干活,夜晚拼命補習功課,我希望高二一開學我能考出一個好成績。高二開學時我才得知,因4分之差我被調進普通班。我跑出校園,漫無目的地在一條小路上行走,臉上淌滿淚水也不愿擦一擦,我雖然想到一死了之,但我還是又折回了校園。

    進了普通班后,我的感覺卻慢慢地好起來,老師對我都很好,因我在這個班的成績是前幾名,選班干時,我成了班上的學習委員,坐位也被排在最前面。然而,我卻找到老師要求坐到倒數第二排。在尖子班我坐的是倒數第一排,我特別理解坐在后面差生的心理,我想幫助那些來自貧困家庭極想學好的差生們,老師默許了。隨后的日子里,我努力地與他們溝通著,交流著。期末考試,我們班的英語成績在全校名列第二,各科總成績僅次尖子班。由于我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同,我被大家推薦為校學生會成員。在我的高中生活中,我感到過得最輕松的就是高二那一年,多好的班級,多好的老師,多好的同學們呀。

    高三開學時,又面臨一次分班,因為我成績又上去了,我再次走進一班。普通班的同學們都為我高興,我自已卻提不起一點精神,我真不想走,一班對我傷害的太深了,再次回去,老師和同學會改變對我的歧視嗎,我忐忑不安。果不其然,老師依舊漠然,同學們依舊冷淡,壓力日勝一日,我的抵觸情緒也日益高漲。由于高三新課少,復習多,我便自信自學也能達到預期效果。隨后的日子里,老師講他的,我便開始自已學自已的。我的自信很快讓我吃了大苦頭,高三的第一次大考我盡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我的成績仍是全班倒數第一,我再一次坐到最后面。走進教室,我不敢抬頭,每當我默默地走向最后面的座位時,總也繞不過老師和同學們的輕蔑眼神,我感到無地自容,生不如死。

    第二次大考前夕,母親獨自步行送來了一個月的生活費,她站在寒風里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瑟瑟發抖的母親把錢按到我的手中說:“高三啦,娃要注意身體,考上大學,我們也就熬出來了?!?母親死活不肯留下吃頓午飯。她說:“你父親病了,木材全賣了才湊齊你這月的生活費,我又撿了些柴還在山上,天太冷,要?;乩?,快過年了也要用柴”。送走母親,我怎么也不想去吃中午飯。

    當輕蔑與幽怨的目光對接時

    由于我一直沒有調整好心態,期中考試時我又考個全班的末尾,隨后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要由前門走到最后面那個恥辱的座位上,我害怕老師和同學們聚集到我的身上的目光,當我抬起幽怨的眼睛與這些輕蔑的目光對接時,我感到了窒息。然而,每日我都要穿越這樣的目光陣地,我不恨老師,我只是很沉悶、很壓抑、很苦痛。我不是不用功呀,整本的歷史、地理、政治,英語、語文我都能背下來,可物理、化學題一個小小問題就能把我難為死,我怕問老師,更怕問同學,主要是怕那一雙雙輕蔑的眼神。我同桌是高三時從新疆那邊轉過來的復讀生,她只考文科,不考理科,所以總成績差也排在了最后一排。不知為什么,每當她問前排同學或老師問題時,他們總會不厭其煩地為她講解,而當我鼓足勇氣問時,他們卻總是出奇地一致,冷冷地遞過一本書說:“這,自己看!”我只好舍近求遠地拿著題找普通班的老師求解。我時不時地獨自一人到操場上去發泄,猛跑上幾圈,但總是逃避不了日益加重的痛苦。一天晚自習下課,我回到寢室,因口渴便用熱水器燒水,誰知水未開就停電了,無奈中我擅自倒了同宿舍一個同學的一杯熱水喝。這時,隔壁住室的王晶石也端個盆來倒熱水洗腳。等那個同學回來時發現她的茶瓶里所剩熱水已經不多了,她憤怒地大聲責問:“是誰倒的?!”我嚇壞了便如實地說了。那位同學氣呼呼地就去問隔壁住室的王晶石,回來后她卻對我破口大罵,尖酸刻薄的話語把我的自尊一片片撕碎。此時的王晶石的成績已經是班上前幾名,超出我幾十名,本來心態已經失衡的我從此在心里對王晶石產生了嚴重不滿,但極自卑的我天天面對王晶石的輕蔑和趾高氣揚卻無可奈何。真應了那句話,“學習不好是次品,身體不好是廢品,思想不好是危險品?!蔽宜淙淮游炊勻吮礪豆砸涯諦牡姆吆?,但我的確開始恨那些自以為是、自私自利的優等生,開始痛恨那些養尊處優比自已活得好的“國色天香”們,同時我也深深地痛恨我自己,為什么學習上不去了呢?一直壓在我心底的憤恨,時常讓我不能自制。

    2003年1月,學校要期末考試了,對這次考試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力不從心,我無處訴說我的焦慮,沉默著,壓抑著,后來竟鬼迷心竅,做下了悔恨終身的大蠢事。  

    一天下午,我回憶起復習過的化學內容,我想到了硫酸,不知怎么的,我就有了一種沖動,想用硫酸傷害一下王晶石,讓她能看得起我,耽誤一下她的學習時間多好,讓她期末考試也考不好。我打聽到那里能買到硫酸,花了8塊錢買了一瓶硫酸帶到了學校。當天晚上,我便用自己喝水的杯子倒了半杯硫酸,剩下的全部扔進了女廁所。我也知道硫酸有腐蝕性,怕濃度大,傷害王晶石太狠,便向杯子里加了一些水,然后在自己的手背上試一試沒有感到什么,是自己的手皮膚太粗糙,我就又在自己的腳背上做實驗,有點痛,但不是很嚴重,我放心了,決定半夜把硫酸倒在王晶石耳根上一點。當晚上凌晨一點多,我睡醒后,想到自己的委曲和痛苦,便起了床。我端著這半杯加過水的硫酸溜進409房間,在王晶石的床頭,我看到兩個人在一起睡,天很黑,也看不清楚誰是誰,模糊中只看見有一個人的臉在外面,就以為那是王晶石。這時寢室有人說夢話,我心一驚慌,就順手將這半杯加過水的硫酸往那人的頭上一潑,轉身就跑。跑到外面便聽到有人痛苦的叫喊聲,這才知道潑錯了人,潑到了與王晶石睡在同一張床上的張鈺頭上了。我跑回自已的房間后,躺在床上,大氣都不敢出。409寢室的人全被張鈺的慘叫聲驚醒。公安民警也很快派人進入了學校。做為當事人的我,如驚弓之鳥,事發之后,內心一刻也不能平靜。在考試結束當天晚上,心里既愧疚又害怕的我,編了個故事講給了一個女生聽。我說:案子從頭到尾我都知道,是一個蒙面男子用刀逼著我讓我在409室找個藏身之處,當天晚上案子就發生了。講完了,我才好受些。然而,辦案人員立即傳訊了我,我沒有過多狡辯就承認了自己的行為。我時時刻刻關注著張鈺的傷情,每次提審,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想問一問張鈺的傷怎么樣啦,我覺得自己給張鈺造成的傷害一輩子都還不清啦。作案時只想嚇唬一下王晶石,真沒想到后果會那么重,真是一念之差毀終身!當聽到母親到處給張鈺籌集錢想以此減輕我的罪行,并把家里養的下蛋母雞都帶來送到醫院時;當聽到因為此案的發生,兩個值勤老師均被開除回家時;當看張鈺被毀容后的照片慘狀時;我真的感到自己死不足惜。我只能一次次放聲大哭,為我所傷害過的所有的人。(被害人為化名)

    附相關報導:

    濃硫酸半夜潑向女同學 嫉妒心毀掉青春少女

   昔日活潑可愛、樂觀向上的美麗姑娘不見了。現在,張靜臉上、脖子上的傷,經過3次植皮手術,漸漸愈合。但是她自己和親人心中的傷口卻越來越深。

河南省信陽市358廠高級中學的高三女生馬娟因為嫉妒同班女生的學習成績,居然買來硫酸,半夜潑向熟睡的同學張靜……

今年10月14日,潑硫酸的馬娟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一杯硫酸

凌晨噩夢突降臨

對信陽市358廠高級中學三年級1班409寢室的女生而言,2003年1月21日那個凌晨,無疑是一場噩夢。

當天凌晨2時許,正在香甜的夢中熟睡的8名女生,突然被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聲驚醒。

慘叫聲是門邊下鋪的張靜發出的。和她同睡一個被窩的晶晶(當事人未成年,化名)以為張靜在做噩夢,趕緊伸手去摸桌子上的打火機,卻感覺到手被什么東西燒了一下。她打開打火機,點燃蠟燭,發現好朋友張靜已經摸黑起床。張靜不住地喊痛,神情痛苦不堪,漂亮的臉部突然變成一片黑色,而且正在發泡,越來越恐怖。寢室的臉盆里有水,張靜趕緊去洗臉,晶晶也跟著洗了自己被灼傷的手。這時,張靜的臉更難看了,她好像感覺到什么,回到床邊尋找鏡子。晶晶反應極快,一把將鏡子奪下來,然后轉身出門喊人。

一種說法

兇手可能害錯人

這時同寢室的女生紛紛起床,看到張靜的樣子,大家驚呆了:有人故意用硫酸作惡毀容!

救人要緊。大家拉起張靜,趕緊出門,撥打120急救中心的電話。急救車呼嘯而來,又呼嘯而去。醫院里,張靜容顏轉變。老師、同學去探訪她,大家心痛地看到,她那張被硫酸肆虐的臉上,昔日的清純美麗蕩然無存,極度創傷的面部,令人慘不忍睹。

和張靜同床的好友晶晶,左手也被硫酸燒傷。幸運的是,她的傷只是輕微傷。

此案發生后,女生宿舍一片惶恐。因為遭硫酸襲擊的床位,其實是晶晶的床,受傷的張靜是另一個班(高三2班)的學生,一個說法悄悄傳開:兇手謀害的是晶晶,張靜不過是個“替死鬼”。

一個疑點

她得罪了什么人

校方趕緊向公安機關報案。浉河區公安分局成立專案組,進駐358高中,并展開了調查。

警方了解到,晶晶是潢川縣人,平時學習成績優秀,性格也比較隨和,平時沒有壞習慣和不良嗜好。張靜,民權縣人,跟隨在信陽市工作的伯父來到信陽上學,學習成績比晶晶稍差,但作文成績好,勤學上進。二人上高一時認識,到高三時關系日深,成為好朋友。張靜喜歡向晶晶求教,天冷的時候,為了御寒也為便于向晶晶求教,原本住在另一個寢室的她經常來到409室和晶晶同住。二人均無結仇的對象。

根據常識,故意損毀他人容貌的案件,一般都是為報復。但晶晶和張靜這樣單純的高中女生到底得罪了什么樣的人呢?是誰忍心對這樣毫不經世的姑娘下毒手呢?

辦案人員一連幾天找不到破案線索,只好繼續在學生中間調查。

一個故事

兇手真相終揭開

3天后,一個女生提供了一條線索。

和晶晶同班的一名女生說:“1·21”案發后的第二天下午高三年級考完試后,同班的女生馬娟(曾用名馬玉萍)把她叫到學校大門口東邊的小樹林里。馬問:“如果有人把刀子架到你的脖子上,讓你幫他辦一件事,如果不辦,就殺死你全家,如果答應辦,就傷害一個關系不太好的朋友,你說怎么辦?”她說她會答應辦。馬又說:“張靜這件事,從頭到尾我都知道?!彼帕艘惶?。馬接著說:“案發前幾天,一個蒙面男子用刀子抵著我脖子,讓我在409室給他找一個藏身的地方。那個男的就一直躲在我的床下,那天晚上就作了案?!?/p>

馬娟的故事聽起來很有傳奇色彩,可是故事漏洞百出。辦案人員立即訊問馬娟。面對公安人員探究的目光,馬娟承認:“故事是我編造的。真正的作案人,就是我!”

一時手軟

硫酸加水被稀釋

馬娟,又名馬玉萍,羅山縣彭新鄉人。她坦白承認:2003年1月20日中午,在信陽市民權大道一家化學試劑商店里,她花了8元錢,購買了一大瓶硫酸拿回學校。發現自己寢室門鎖了之后,她將硫酸放在公共洗漱間一個水池下面。

已經是高三學生的馬娟對硫酸的腐蝕性有足夠的了解。也許害怕將來的后果太嚴重,她打開瓶子,將硫酸倒進自己喝水的杯子里,加了一些水,將硫酸稀釋了一下。她要找機會將硫酸潑到晶晶耳朵上,讓晶晶嘗一嘗她的厲害。

當天下午,不知道晶晶床鋪位置的馬娟跑到409寢室踩點。出門的時候,她看了看409寢室的鎖,發現該鎖已經松動。她心中暗喜。

一個念頭

催生了邪惡欲念

夜晚來了,馬娟早早睡下。凌晨2時許,她端起裝有硫酸的白瓷杯,徑直走到409室。409室的門湊巧沒鎖,她輕輕一推,門開了。

當馬娟走到晶晶的床前時,該寢室里一位女生說起夢話。馬娟嚇了一跳,以為有人看見她了。知道晶晶和張靜同睡一床的她心慌意亂,將硫酸往床上一個人的臉上一潑,轉身就逃。身后,傳來張靜痛苦的慘叫,她一聽,就知道潑錯人了。

張靜和自己無怨無仇,自己竟然害了她!馬娟偷偷跑回自己的寢室。外面的喧囂聲越來越大,她這才感到愧疚和后怕。

是什么樣的深仇大恨,驅使18歲的馬娟非要采用潑人硫酸、毀人容貌這樣惡毒的報復手段呢?辦案人員被馬娟回答的答案驚呆了。馬娟說:“因為晶晶比較聰明,比我學習好?!?/p>

馬娟解釋說:“在班里,老師是按照學習成績排座位的,因為晶晶學習成績比較好,被老師安排到前幾排就座。我學習比較差,被安排到教室后面。有時晶晶和我說話很傷我的自尊,我心里對晶晶很有氣。1月20日又要考試了,我心里的壓力比較大,決定想辦法耽誤一下晶晶的學習時間,這樣可以滿足我的虛榮心,以免和她的學習成績相差太遠??悸竊偃?,我于是選定了潑硫酸這個辦法?!?/p>

辦案人員和馬娟的老師同學獲悉馬娟當時的心態,面面相覷。

一家老小

從此陷入了深淵

時間在痛苦的煎熬和磨難中靜靜流逝。受害人張靜臉上、脖子上的傷,經過3次植皮手術,漸漸愈合。而張靜及其親人心中的傷口卻越來越深。

昔日活潑可愛、樂觀向上的美麗姑娘不見了。現在的張靜左耳脫落,耳孔閉合,眼部瘢痕攣縮;左下眼瞼外翻,雙眼睜不開、閉不嚴,視物模糊;鼻子嚴重損壞,右鼻孔縮小,左鼻孔閉合,呼吸困難,只能靠一根插管呼吸;口周瘢痕攣縮,嘴張不開,只能吃花生米大小的食物——現在的她,整個面部、頸部瘢痕叢生,慘不忍睹。

今年5月,浉河區人民檢察院法醫鑒定結論為:張靜面部燒傷后重度毀容,屬傷殘二級,構成嚴重傷殘。

家里人不敢讓張靜照鏡子,但是敏感的張靜還是意識到自己的現狀。痛不欲生的她終日以淚洗面。過去那么懂事的她,一下子變得脾氣暴躁起來。

為了逃避痛苦,張靜無數次地尋短見。親人們不敢離開她半步。80多歲的奶奶看見如花似玉的孫女變成這樣可怖的樣子,從此臥床不起。為了治好女兒的傷,張靜父母到處奔波,家里的責任田無人耕種。

幸福,就這樣一下子遠離了一個無辜的家庭。

一個道理

競爭也得靠勤奮

在高高的大墻之內,兇手馬娟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即使是競爭,也應該靠勤奮、靠努力、靠永不服輸的上進心。

今年10月14日,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人馬娟因嫉妒他人,采用潑硫酸的手段,致一人重傷且造成嚴重殘疾,一人輕微傷。犯罪手段極其殘忍,后果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該院依法做出判決:被告人馬娟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10月21日,358廠高級中學的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1·21”事件發生后,學校痛定思痛加強了各方面的管理,特別注重對學生心理素質的培養,希望類似的悲劇永遠不再重演。   (大河報供稿記者何正權/文)(E)

  

    

      

    

  

關閉窗口

  

    

      

    

  

返回首頁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