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專家點評

  發布時間:2011-09-05 11:15:02


    專家點評

    從犯罪構成上看,盜竊罪、詐騙罪、搶奪罪在主觀上都是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侵犯的客體也都是公私財產所有權,其區別的關鍵在于客觀方面的行為表現不同,即行為人獲取財物的手段不同。詳言之,盜竊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秘密竊取公私財物的行為,詐騙罪客觀方面表現為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騙取公私財物的行為,而搶奪罪客觀方面表現為乘人不備公然奪取公私財物的行為。

    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張某在實施犯罪行為的過程中,既有隱瞞事實真相騙取他人信任的因素,又有乘人不備公然奪取財物的表現,之后為了逃跑又實施了暴力(撞擊前來攔截其逃跑的被害人騎的摩托車),即在本案中即存在詐騙行為,也存在搶奪行為,同時還有暴力行為。筆者認為,這類存在多種行為競合的侵犯財產犯罪案件定性的關鍵,取決于行為人事實上占有并控制財物起決定性作用的行為。

    本案中,張某為了非法占有被害人王某的摩托車,虛構了試車的事實,并使得被害人基于誤信而將摩托車自愿交付給其試車。但是,這種詐騙行為并沒有使得張某取得摩托車的控制權,因為張某在試車過程中再三欺騙并甩脫跟車的被害人的事實表明,其虛構事實試車的行為并未能夠使得被害人王某“自愿交付財物”,因而其也相應地未能夠取得和控制該摩托車,因而不構成詐騙罪。從本案實際情況看,被告人所采取的虛構試車事實的方法欺騙被害人,王某將摩托車交給其試駕,只是為后來實施搶奪行為創造了便利條件。被告人在后來的試車過程中,多次欺騙跟車的被害人下車,之后突然加速逃跑,并且造成摩托車兩次脫離被害人的控制,這種公然奪取被害人的財物的行為,已構成搶奪罪無疑。

    張某在實施了搶奪犯罪后,又對追趕攔截的被害人實施了暴力行為,即對王某等人騎的摩托車進行撞擊。由于這種暴力行為對相關人員的人身安全具有高度的危險性,雖然未造成車損人傷后果,但其已經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轉化型搶劫罪的規定,即在實施了搶奪犯罪以后,為了抗拒抓捕而當場使用暴力,應以搶劫罪定罪處罰。(點評人:馬松建,鄭州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法學博士,博士生導師)

    撿到他人存折,知道密碼取出存款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甲、乙、丙三人系同村村民,一同外出在同一工地打工。工地老板在大會上說,用大家的身份證為每人在銀行開戶,辦個存折,以后工資就發在各自的存折上,密碼統一是888888。每人拿到存折后,可以到銀行更改密碼。之后,大家分別領到了自己的存折。一天,甲看見工地上有個存折,撿起一看,是丙的存折,上有7000元存款。這時,乙走過來,看見甲拿著一個存折,湊過來看是丙的存折,甲、乙商量去銀行試試看能否取出。二人來到銀行,試用888888密碼取出7000元后均分。丙發現遺失存折后,立即到銀行掛失,發現7000元被取走,遂報案。公安機關通過對取款錄像辨認分析,將甲、乙傳喚至公安局,二人到案后,即如實供述了取款經過,并主動將7000元退出(本案例由洛陽吉利區法院任君芳提供)。

    爭鳴觀點:此案中甲、乙的行為如何定性,是構成侵占罪、盜竊罪、信用卡詐騙罪,還是不構成犯罪?

    歡迎廣大讀者圍繞案情和分歧意見展開討論,字數限制在700字以內,截稿日期為2011年7月15日。

責任編輯:14    

文章出處:241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