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爭鳴觀點選登

  發布時間:2011-09-05 11:13:24


    爭鳴案例:以買車為名試車時乘人不備將車開跑如何定性

    2010年11月9日下午4時許,被告人張某到開封縣萬隆鄉大李莊村,想找個賣摩托車的店以買車的名義,在試車時趁老板不注意把車開跑。張某來到王某的摩托車經銷店看車,看中了一輛紅色“巴山”牌三輪摩托車(價值5460元)就和王某搞價并要求試車,王某坐在車后邊讓張某試車。試了一會兒張某稱車把太緊,王某修理后又試。因王某坐在車上沒有機會開車跑,張某又說車把太松了,在王某下車準備試車時,張某趁機加油門跑了。跑了兩三公里到了一個村子時車沒油了,張某就推著走。這時摩托車店的兩名伙計追來問怎么回事,張某說試車時沒油了,并掏出身上僅有的10元錢讓追來的一個伙計去買來油。加過油后,一個伙計騎自帶的摩托車先走了,另一個伙計坐在三輪摩托車上。張某開車走了一會兒就對坐在車上的伙計說車上坡上不去,讓其下來推車。等伙計一下車,張某再次加油門順公路跑了。又跑了幾公里,王某與其他人騎摩托車追來喊叫張某停車,張某撞擊攔截的摩托車(未造成車損人傷后果)拒不停車。在追趕過程中張某開的車沒油了,棄車逃跑,后被當場抓獲。本案定性方面,認為系詐騙、盜竊、搶奪、搶劫的都有,意見不一。

    爭鳴觀點:本案中張某的行為構成何罪?

    觀點一: 張某的行為構成搶劫罪

    修武縣法院 劉艷麗 臧君杰

    筆者認為,張某的行為不構成盜竊罪,按其犯罪發展過程來看,其行為先是構成詐騙罪,繼而轉化為搶奪罪,最后轉化為搶劫罪。理由如下:

    1.張某公然將車開走,不具有秘密竊取的盜竊犯罪特征,故不構成盜竊罪。2.張某初始階段的犯罪行為,應當認定為詐騙罪。張某具備了“以買車為名準備在試車時將車開跑占有”的主觀故意,然后虛構了買車的事實,騙取了賣車人的信任讓其試車,將車實際交付給了張某,后又稱“車把太松,在王某下車后趁機加油門將車開跑”,所搶摩托車價值5460元,即完成了一個完整的詐騙過程。3.從摩托車店人員追上張某,到加過油,騙坐在后座的伙計下車,然后乘其不備再次加大油門跑開的過程,就是一個由詐騙轉化為搶奪的犯罪過程。4.張某撞擊攔截的摩托車拒不停車跑開,其行為已轉化為搶劫罪。我國刑法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依照搶劫罪的規定處罰。在已經構成詐騙罪、搶奪罪的前提下,張某為了抗拒抓捕、搶走贓物,實施暴力手段騎摩托車撞擊攔截的摩托車,雖未造成車損人傷的后果,但其行為最終構成轉化型搶劫罪。

    信陽河區法院 王春珍 向自生

    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本案中被告人張某的行為構成轉化型搶劫。

    轉化型搶劫罪必須同時符合三個條件:第一,行為人實施了盜竊、詐騙、搶奪任何一種犯罪行為,本案中被告人張某趁老板不備開車逃跑的行為為搶奪犯罪行為。第二,行為人必須當場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所謂“當場”是犯罪分子實施犯罪的現場,犯罪分子剛一離開現場即被發覺而被追捕的過程,是犯罪現場的延伸,應當視為“當場”。本案中張某在搶奪行為發生后即受到老板伙計的阻撓,其撞擊攔截摩托車,雖未造成車損人傷的后果,但已具有當場使用暴力的行為,可視為當場使用暴力。第三,行為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目的是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證據。所謂“窩藏贓物”是指為?;ひ丫絞值腦呶鋝槐蛔坊?。本案中張某使用暴力行為就是抗拒抓捕,窩藏贓物,企圖非法占有摩托車。

    綜上,張某以購買摩托車為由趁老板不備將車開走,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其趁人不備在實施搶奪的行為過程中使用暴力抗拒抓捕,構成搶劫罪。

    滎陽市法院 閆志恒 禹 爽

    筆者認為被告張某的行為構成轉化型搶劫罪。

    一、張某以試車為名,乘被害人不備,公然將摩托車開走的行為首先構成搶奪罪。搶奪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不使用暴力威脅等強制手段,公然奪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1.盜竊罪與搶奪罪的最本質區別就在于客觀方面行為的隱蔽性和公然性。盜竊罪的客觀方面一般表現為秘密竊取的方法,其隱蔽性是指行為人自以為行為時其行為不被財物的所有人或保管人發覺,搶奪罪的公然性是指行為人不計較行為時其行為是否會被財物所有人或保管人發覺,采用可以使被害人立即發覺的方式,公開奪取其持有或管理下財物。張某在開走摩托車時,不計較被害人是否發覺,并且其明知被害人能夠立即發覺,客觀方面具有公然性,因此張某的行為不構成盜竊。2.詐騙罪最突出的特點,就是行為人設法使被害人在認識上產生錯覺,以至“自覺地”交付財物。而本案中張某雖然使用了虛構事實的方法致使被害人受騙而下車,但被害人只是讓張某試駕,試完要歸還,并沒有因為受騙而自愿將摩托車轉移給被告人占有的處分行為與意思。被告人最終占有摩托車是因趁被害人不備,公然搶奪。因此張某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

    二、《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來罪證而當場,應依搶劫罪定罪處罰。在案例中,張某搶奪摩托車后,為抗拒抓捕,撞擊攔截的摩托車,其行為屬于為抗拒抓捕,當場對其他抓捕人的身體實施暴力,故其行為已由搶奪罪轉化為搶劫罪。

    商城縣法院 劉玉生 許 偉

    本案張某應構成搶劫罪,理由如下:

    一、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的是轉化型搶劫罪,適用此類型犯罪必須具備以下三個條件:1.犯盜竊、詐騙、搶奪罪,指實施了盜竊、詐騙、搶奪行為。2.當場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指犯罪分子實施犯罪的現場或者剛一離開現場就被人發覺追捕的過程。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是指犯罪分子對抓捕他的人實施足以危及身體健康或生命安全的行為,或者以將要實施這種行為相威脅。3.實施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目的是為了抗拒抓捕或毀滅罪證。

    二、本案中,張某主觀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客觀上以試車為名,趁伙計下車推車,加油門逃跑,客體上已侵犯了王某的財產權,其行為構成搶奪罪。在逃跑過程中當場使用暴力,撞擊攔截的摩托車,其目的是為了抗拒抓捕,盡管未造成車損人傷后果,但足以危及王某及其他追擊人的身體健康或生命安全,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

    鄭州管城區法院 孫 恒

    本案中,張某圖謀以買車的名義,在試車時趁老板不注意把車開跑,而王某對張某來其經營的經銷店內看摩托車的行為是知曉的,盜竊行為必須是采用秘密方法,被告張某趁王某不注意開車逃跑的行為不屬于竊取行為,其行為不屬于盜竊。詐騙行為必須通過欺騙手段使被害人“自愿”處分財產,張某以試車為由,趁王某不注意加油門將車開跑的行為不屬于詐騙。張某在王某在場的情形下,將摩托車公然開走,屬于公然奪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屬于搶奪;但本案中,張某在王某等人對其實施抓捕時,撞擊攔截的摩托車拒不停車的行為,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所規定的“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定罪處?!?,已構成轉化型搶劫,故本案被告所犯之罪應定性為搶劫罪。

    焦作馬村區法院 禹春慧

    一、盜竊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主觀上自認為采取不會被財物所有人,保管人或經手人發覺的方法,暗中竊取財物。本案中,張某雖想采用試車的方法將車偷走,但在試車過程中,張某第一次試車逃跑被追上后又繼續采取以第二次試車的方式偷車,但車老板或者車行伙計始終坐在車后邊,說明對張某的偷竊行為已有所防備。而張某數次企圖甩掉車老板未果后,采取突然襲擊的方式直接把車開走,此時說明張某知道其偷車意圖、方式已被察覺,已無法再采用秘密的方法將車“偷走”,故采用公然奪取的方式將車開走,犯意已經發生了轉化,其行為不符合盜竊罪的犯罪構成,而構成搶奪罪。

    二、雖然張某在偷車過程中也采用了類似詐騙的方式,如詐稱車壞了、車沒油了,但不屬于犯罪的實行行為,只是為其后行為作準備,與犯罪構成、定性沒有因果聯系。且從車老板和車伙計的行為來看,他們并沒有因張某的欺詐行為而產生錯誤認識,也沒有基于錯誤認識而處分財產,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不構成詐騙罪。

    三、張某的行為構成轉化型搶劫罪。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張某在逃跑過程中,為抗拒抓捕當場使用暴力,撞擊攔截的摩托車,符合轉化型搶劫罪的構成要件,應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洛陽老城區法院 張孝良

    被告人張某某的犯罪行為應定性為搶劫罪。理由是:

    首先,張某一開始就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次,張某在試車過程中為達到把車開跑的目的,以車把太松讓王某下車修理,在王某不備的情況下趁機加油將車開跑,被車店伙計追上后,又以車沒油了為借口搪塞店伙計,以掩蓋想把車開跑的目的,在車加油后,一店伙計離開,另一伙計坐三輪車后,行進中張某稱車上坡對車上伙計說讓其下去推車,伙計一下車,張某順勢加油將車再次順公路開跑,已經構成了搶奪罪的特征,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沒有使用暴力的情況下,公然奪取他人財物,且數額比較大。在主觀上有對動產占有的意思,客觀上表現為公然奪取。最后,張某某在奪取三輪摩托車后的逃跑過程又遭遇王某與他人的追趕和攔截,張某對攔截的摩托車進行撞擊,拒不停車,由之前的公然搶奪變為為抗拒抓捕而當場使用暴力。

    因此,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的規定,張某在實施奪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后,以暴力抗拒他人抓捕,應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按照搶劫罪定罪處罰。

    寶豐縣法院 馬占西 葉鵬

    一、張某不構成盜竊罪?!懊孛蓯侄巍筆塹燎宰鍇鵪淥植品缸锏南災卣?,而本案中張某是在被害人在場且明知的情況下公然將車開走的,不符合盜竊罪的客觀要件。

    二、張某不構成詐騙罪。一般而言,詐騙罪的基本構造如下:行為人采用了欺騙手段;相對人發生了錯誤認識;相對人基于錯誤認識而實施了處分財產的行為;被害人遭受財產損失,且數額較大。本案中被害人并沒有將該車轉移占有的任何意思和行動,因此不構成詐騙罪。

    三、張某的行為系由搶奪轉化為搶劫罪。首先,搶奪罪客觀表現主要是行為人采取可以使被害人立即發覺但不是暴力、脅迫和其他人身強制的方法公然奪取被害人持有或保管的財物的行為。其次,張某的行為被發現后,在逃跑過程中對追趕攔截的王某等人的摩托車實施了撞擊的暴力行為,目的是為了抗拒抓捕,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的搶奪罪轉化為搶劫罪的構成要件,所以構成搶劫罪。

    新鄉紅旗區法院 裴梅玲 溫曉雯

    本案被告人張某的行為應認定構成搶劫罪。理由如下:

    1.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2.客觀上實施了為抗拒抓捕而當場使用暴力的行為,符合轉化犯的特點。張某起初的犯罪意圖是想趁老板王某不注意,秘密竊取或者公然奪取摩托車。但由于客觀原因,在他第一次將摩托車開跑后不久因為摩托車沒有油從而導致其犯罪行為的中斷。當摩托車加過油,張某駕駛車輛找借口讓伙計推車之際,公然將車開走。隨后,張某在逃跑的過程中被趕上,撞擊攔截的摩托車,其主觀上是為了抗拒抓捕,行為的性質已經發生了轉化,應為搶劫罪。3.本案應屬于搶劫罪的犯罪未遂。結合本案案情,張某起初的意圖是趁人不備、公然搶奪摩托車,但因為被王某等人攔截,所以被告人張某為了逃脫而使用暴力行為抗拒抓捕,最后棄車逃跑,后被當場抓獲,犯罪行為最終因為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屬于犯罪未遂。

    觀點二: 張某的行為構成搶奪罪

    內黃縣法院 王繼芳

    張某雖然以虛構買車的名義想在試車時趁人不注意把車開跑,但車輛所有人并未基于其謊言在認識上產生錯覺,自愿將三輪車交付給張某某由其支配或控制的意思,所以張某不構成詐騙犯罪。

    盜竊罪的構成在于行為方式為秘密竊取。張某以試車為借口,在所謂的試車過程中尋找各種機會、理由欲達到對三輪車的非法占有,均被一一識破未得逞,對于車主來說不具有秘密性,雖數額較大也不構成盜竊罪。

    搶劫和搶奪都是涉及財產的犯罪,根據我國刑法及最高院《關于搶劫、搶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搶奪罪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為搶劫罪。張某在借口試車過程中,雖然也有撞擊攔截摩托車拒不停車的行為,但未造成車損人傷后果,且此行為是為了躲避追趕,而非主動公然地實施具有攻擊性、強制性的暴力行為,以達到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本案中被害人并沒有不能或不敢反抗張某對車輛非法占有的行為,不符合我國刑法認定搶劫罪構成實施暴力行為的構成。張某的行為符合搶奪罪:客觀上以買車為掩護,乘人不備開車就跑,使他人來不及反抗;搶奪只針對財產,本案中即是如此;主觀方面,張某只有乘人不備以突然取得他人三輪車的故意,而沒有希望通過武力威嚇迫使被害人失去財物的故意。綜上所述,對張某的犯罪構成應以搶奪罪定性。

    安陽文峰區法院 牛婷芳

    張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企圖乘所有人和管理人不備,盜竊車輛。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構成盜竊罪的未隧。后來,經銷店伙計追上后,主觀上仍認為張某是在試車,仍讓張某繼續駕駛車輛。張某在作案過程中,看到沒有機會,便采用了加油門強行將車開走的方式。因為此時車輛仍在店伙計的控制下,張某公然奪取的行為應構成搶奪罪。先前的盜竊行為和后來的搶奪行為屬于牽連犯,被后者吸收。故張某只能認定為搶奪罪。

    張某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詐騙表現為被害人“自愿”將財物交給犯罪分子。本案中,王某并沒有“自愿”將摩托車交給張某處置,張某的行為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

    張某也不構成搶劫罪。依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之規定轉化型搶劫必須符合三個條件,張某在奪取車輛后撞擊攔車人的目的仍是為了逃跑,店里的伙計也不知道張某想盜竊,只是讓他停車,而不是為了對他進行連續的抓捕。因此,不符合轉化型搶劫罪的構成要件。

    欒川縣法院 郝 斐

    1.詐騙罪客觀方面表現為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使財物所有人、管理人產生錯覺,“自愿地”交出財物。張某兩次都是趁機加油門騎摩托車逃跑,取得摩托車違背了被害人的意志,并不是被害人自愿交出財物,故不構成詐騙罪。

    2.盜竊罪竊取的手段是和平的,對財物是秘密竊取。而張某趁人不備,公然開走摩托車的行為不是秘密竊取,故不構成盜竊罪。

    3.搶劫罪表現為當場使用暴力、脅迫或其他強制方法,強行劫取公私財物,不但侵犯了他人的財產權利,還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權利,而張某并未使用暴力侵犯他人人身權利。

    4.搶奪罪表現為乘人不備公然奪取數額較大的財物,使他人來不及反抗。搶奪罪一般只侵犯了財產權利,不對人身產生侵害。張某兩次趁人不備,公然開走摩托車,符合搶奪罪的主客觀要件及特征,構成搶奪罪。

    觀點三: 張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詐騙罪

    夏邑縣法院 程婉俠

    筆者認為,本案張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

    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本罪的客體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本罪的客觀方面,一般表現為秘密竊取的方法,將公私財物轉移到自己的控制之下,并非法占有。秘密竊取是指行為人采用自認為不使他人發覺的方法占有他人財物。只要行為人主觀上是意圖秘密竊取,即使客觀上已經被他人發覺或注視,也不影響盜竊性質的認定。秘密竊取,可以是被害人不在場時實施,也可以是物主在場,乘其不備時實施。本罪的主體是一般主體,本罪的客觀方面是直接故意。在理論與實務界傾向以“失控說”來認定盜竊罪既遂?!笆Э廝怠敝桿腥嘶虺鐘腥絲刂浦碌牟莆鏌蟣壞燎遠牙肓似涫導士刂?。

    本案中張某一開始就打算在試車時趁車主不注意把車開跑。張某在實際試車時就是這么做的,并控制車走了兩三公里。此時,從主觀上說張某以非法占有王某的摩托車為目的。從客觀方面來說,張某在王某不知道的情況下將摩托車轉移到自己的控制之下并非法占有,是秘密竊取行為。因此張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并且是既遂。

    我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中“當場”是指實施盜竊、詐騙、搶奪罪的現場,或者剛一逃離現場即被人發現和追捕的過程中,這被視為現場的延伸。本案張某之前已經先開出了二三公里,前來追趕的兩個伙計也沒意識到張某是以竊車為目的,張某騎著車又走了幾公里,因此撞擊前來攔截的摩托車的行為不具有當場性,不是轉化型搶劫犯。這種不嚴重的撞擊行為應認定為犯盜竊罪既遂后不法狀態的持續。

責任編輯:14    

文章出處:241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