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臺十年打造”廉政署“成效待檢驗

  發布時間:2011-08-30 10:50:38


    編者按:反腐倡廉是衡量世界各國政治文明程度的一項重要指標,也是政治文明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我國前不久頒布的“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要深入推進改革和制度創新,逐步建成內容科學、程序嚴密、配套完備、有效管用的反腐倡廉制度體系。臺灣地區經過長達十幾年“廉政署”建設之爭后,于2011年4月1日順利通過“廉政署組織法”及“法務部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成立“法務部廉政署”,確立了“預防—撤出—再預防”,強調社會共同參與的反腐制度模式,可稱為一項開創性制度。臺灣地區這一防貪、反貪、肅貪模式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臺組建“廉政署”緣由

    2010年臺“法務部”在“法務部廉政署設立說明”中指出,成立“法務部廉政署”是針對臺當前社會形勢作出的務實之舉,設立“廉政署”可讓肅貪的力量更為強大、更為周延。具體來講,臺成立廉政署主要基于以下考慮: 

    一是成立廉政署旨在加大、增強臺肅貪與防貪能量,讓肅貪、防貪的工作更能發揮效果?!傲稹泵魅貳氨甌炯嬤巍?、“擴大治理面向”兩項工作原則,以防貪及反貪為主,肅貪為輔,形成“預防─查處─再預防”之工作模式。具體職能包括策劃臺廉政政策、開展教育宣傳及社會參與、健全預防機制三方面,并針對肅貪個案檢討分析,策進完善預防機制,擴大預防效果。此外駐署檢察官直接指揮具司法警察權之廉政官,專門打擊公權部門貪瀆不法,以提升肅貪力度。

    二是成立“廉政署”以滿足民眾期待。根據臺最近兩年民調顯示,有七成以上民眾希望政府設立專責的廉政機關,成立“廉政署”可視為政府以實際行動回應公眾期望。近年來,臺司法界貪腐事件使民眾對組建廉政署呼聲日益強烈,特別是2010年臺前立委何智輝案引爆高等法院法官及檢察官的集體貪瀆案,民眾對司法公正性的信心幾近蕩然無存。2010年爆發的臺中市角頭翁奇楠槍殺事件后,嘉鴻與黃馨慧、唐國泰議員組成清廉連線,強烈建議成立“廉政公署”。

    此外,臺組建廉政署也系國際發展趨勢,在臺當局看來,此舉為踐行國際公約,向國際社會展現臺肅貪與防貪的決心。總之,基于上述多種原因,2010年7月馬英九即公開宣稱擬組建“廉政署”推進臺廉政體制改革,并推進“廉政法”。

    “廉政署”能否當此重任

    依據“廉政法”規定,新組建廉政署設立在“法務部”之下,并由“法務部”政風司與中部辦公室整合成立“法務部廉政署”,廉政署組織架構仍以“法務部”政風司為主體,業務職能9大項,內設肅貪執行等4個組,同時在臺灣北、中、南成立地區調查組,負責轄區貪瀆案調查。作為執行防貪、反貪、肅貪三大任務的專責廉政機構,其以專責但不獨占的方式,須與監察院、調查局及其他機關攜手推動廉政工作?!傲ā蔽鷥咝г俗?,承擔起反貪重任提供了制度保障。其具體規定為:

    首先,廉政署具有政風和調查兩項功能。辦案成員分為政風人員與廉政官(或稱調查員)。政風人員進入現有政風系統,派駐到全臺灣各部門的行政機關,主動掌握案源呈報給廉政署,但不具司法調查權。廉政官具有司法調查權,收到政風人員移交的案件后,直接分案調查,與駐署檢察官聯合辦案。

    其次,廉政署創立“駐署檢察官”機制,建立檢察官先期介入偵查之期前辦案模式。各地檢署派駐檢察官于廉政署,直接指揮廉政官及相關司法警察偵辦貪瀆案件,經由多重過濾查證機制,精準掌握犯罪事證,以落實保障人權并展現偵查犯罪獨立性,在偵辦案件過程中,廉政署不分大小、公開透明、不論層級,事證明確一律嚴辦原則,提升偵辦貪瀆案件之時效與效率。

    第三,廉政署設置“廉政審查會”,聯合社會共同推進廉政署事務?!傲蟛榛帷庇懾嗥干緇岣髯ㄒ盜煊虼?、專家學者及相關機關代表擔任委員,“廉政審查會”除提供廉政政策之咨詢、評議事項外,并針對民眾投訴、社會輿論質疑處理失當及調查結果未移送偵辦等案件,進行事后之審查監督,以促進廉政署公正行使職權,樹立依法行政之廉明形象,接受全民監督與檢驗,獲取社會大眾信任。

    “廉政署”面臨多重挑戰

    此番廉政署的組建,為臺廉政工作開啟了新的模式,但現行廉政署設制于“法務部”之下,不僅不具有香港、新加坡模式之優勢,且易為“行政院”所掌控,還可能與現行其他組織職權重疊,甚至淪為政治斗爭工具,因此以上弊病亦受到不少社會人士詬病而引發社會各界的關注。

    其一,廉政署組建是否為嘩眾取寵之舉。眾所周知,1993年馬英九在擔任臺“法務部長”時,曾專門考察香港、新加坡做法,研究將“法務部政風司”提高層級為廉政局或政風局,但其后在多種場合均對成立類似廉政公署機構持保留及不必要的態度。1995年12月,臺法務部門發表“香港廉政公署難以移植”文中詳盡指出“香港廉政公署與臺憲政體制無法配合”。臺民進黨執政期間,國民黨把持的“立法會”也曾26次阻止“成立廉政署”提議。針對國民黨在組建廉政署問題上的改弦易轍,批評者指出其更多是出于迎合民意,把廉政署建設作為政治招牌來使用,而無任何實質性改革內容,相反僅會徒增機構設立而給民眾帶來負擔。如有國民黨籍“立委”指出,“現在臺灣大力倡導精簡機構,很多功能重疊部門都面臨被精簡的命運,若能整合現有的人員并賦予更高的權限,或許可以不用另外成立新的廉政署,就能起肅貪功效”。對此,臺“行政院長”吳敦義則認為,“廉政署與調查局并沒有疊床架屋,而是將形成交叉火力,不留一點貪腐死角”。

    其二,廉政署會否淪為政治斗爭之工具。從廉政署組織而言,有人認為廉政署功能編制,與現有的檢調系統疊床架屋,且兩邊不同程序、不同人馬辦案,未來可能形成“兩邊比賽”,為了爭功而入人于罪,淪為打擊異己的工具。不少學者擔心被政黨利用,而應強調法制規劃,注意組織的獨立性,避免被政黨利用,才能發揮肅貪防弊功能。前香港廉政公署咨委、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也表示:“從香港經驗來看,廉政署必須獨立運作、跳脫黨派,否則可能成為政治斗爭工具?!?/p>

    其三,廉政署權力能否得到有效控制。無論是新加坡反貪污局或香港廉政公署,其地位獨立超然,他們享有諸多特別調查權力,比如可以在沒有逮捕證之下,逮捕嫌疑人;有權沒收貪污罪犯的全部賄賂;有權檢查和凍結嫌疑人的銀行賬戶,甚至于可以查其家人賬目等等??杉?,如何完善廉政署相關配套法制建設,讓廉政署權力得到有效控制尤為關鍵。

    廉政功效如何能真正發揮

    盡管臺“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一再強調設立廉政署符合世界潮流,有展現打擊貪腐決心、統一事權落實改造等優點,但是社會各界對廉政署能否如香港廉政公署,成功偵辦重大指標性案件現在尚難下定論,其能否與調查局或檢察機關協調好關系,發揮“肅貪鐵三角”功效也有待觀察。進一步講,臺廉政建設深層次原因諸多,要使得廉政建設能走得更遠,或許并不能僅僅企圖通過類似“廉政署”這些機構偵辦社會影響大案方式來取悅民眾。

    一方面,廉政署組建以后仍需圍繞這一制度完善相關配套法制;另一方面,應加大廉政署工作的其他面向,而不能僅僅停留在偵辦案件層面。事實上,“廉政法”明確廉政署“標本兼治”、“擴大治理面向”兩項工作原則,多關注機關制度組織層面去發現存在問題并將其完善。因為從先進國家廉政建設實務而言,防治貪污最主要的方法還是必須從國家機關的組織方式著手,也就是檢視法律組織的架構應做何種改革,才能有效斷絕貪瀆行為的誘因。

    總之,臺廉政署作為臺廉政體制上的重大改革,展現了遏阻貪瀆、促進廉潔的決心,同時作為一項開創性制度,廉政署確立以防貪及反貪為主,肅貪為輔,形成“預防─查處─再預防”之工作模式,強調社會共同參與,這是廉政署能走得更遠的必然選擇。在某種程度上講,廉政署組建不僅是臺廉政法制建設的一大突破,同時也是提振社會整體對政府反貪信心的一針強心劑,當然其實際效果將會如何,臺社會各界還要拭目以待。(本文摘自《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13    

文章出處:229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