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爭鳴觀點選登

  發布時間:2011-08-30 10:32:22


    爭鳴案例:如何認定該案中當事人的婚姻效力

    2009年3月5日,湯陰縣張來與劉玲經人介紹相識登記結婚?;楹?,劉玲因家庭瑣事離家出走,至今未歸。2010年6月,張來以夫妻感情已徹底破裂為由向法院起訴離婚。法院受理后送達應訴材料時,發現真劉玲的身份證和姓名被假劉玲在結婚登記時冒用。

    對如何認定張來與其妻子的婚姻效力,有兩種意見:一種認為,法院可以直接認定其婚姻效力,并裁決是否支持張來的離婚訴訟請求;另一種意見認為,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的結婚登記行為的效力,也就無法受理其訴訟請求。

    爭鳴話題:該案中當事人的婚姻效力如何認定?受理法院應如何處理?

    觀點一: 法院可直接認定其婚姻效力(有效/無效)

    魯山縣法院 李永超 馬瑞琳

    首先,法律上唯一認可的是登記結婚,即結婚的男女雙方必須持有關證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結婚登記,婚姻才能有效成立。在本案中,張來與妻子有結婚的意愿,也是自愿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登記的,并且領取結婚證的照片也是張來與妻子。

    其次,婚姻登記起到公示的作用,一旦通過政府登記,除非缺乏婚姻成立的實質要件,否則不能被撤銷。但婚姻登記程序與婚姻登記行為的效力卻不能作如此簡單的處理。在本案中,張來與妻子的婚姻即使婚姻登記行為存在瑕疵屬于登記機關的失誤,只要婚姻雙方當事人符合結婚實質要件的,不應以結婚登記違反法定程序為由認定其婚姻的無效。

    再次,根據我國法律規定結婚的必備條件有三:1.男女雙方必須完全自愿,不許任何一方對他方加以強迫或者任何第三人加以干涉;2.男女雙方必須達到法定婚齡,男不得早于22周歲,女不得早于20周歲;3.必須符合一夫一妻制。在本案中,張來與妻子也符合結婚的必備條件。

    因此,筆者認為張來與其妻子婚姻是成立有效的,應支持張來的離婚訴訟請求。

    三門峽湖濱區法院 胡原鋒

    本案中當事人的婚姻應屬于無效婚姻。

    首先,婚姻關系是否有效是法院審查的內容之一。法院在受理當事人的離婚請求之后,應當先就婚姻關系的效力進行審查,然后就是否應當離婚作出判決。

    其次,凡是符合婚姻法關于結婚登記條件并到婚姻登記機關登記的,均屬于合法婚姻,受法律?;?。本案劉玲冒用真劉玲的身份證和姓名與張來登記結婚,從婚姻登記機關的登記內容來看,張來與真劉玲屬于合法夫妻,而真劉玲又沒有按照婚姻法的規定“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婚姻登記”,所以登記婚姻屬于無效婚姻。

    再次,本案中的劉玲冒用她人的身份證和名字與張來到婚姻登記機關騙取婚姻登記的行為系非法,其與張來之間并非合法夫妻,屬于同居關系。

    綜上,對于張來與真劉玲之間登記的書面婚姻應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本案張來與劉玲之間屬于同居關系,應當按照同居關系處理,故對張來提出離婚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鎮平縣法院 易聲揚 劉江輝

    法院可以受理此案,解除張來與“假劉玲”的同居關系。

    婚姻的成立必須同時滿足實質要件和形式要件,二者缺一不可。本案例中,“假劉玲”冒用劉玲的身份證與張來登記結婚,因新《婚姻法》已經取消了事實婚姻,也就是說,目前法律只承認已經登記有合法手續的婚姻。而“假劉玲”與張來因不滿足結婚的形式要件,其婚姻無效,“假劉玲”與張來系同居關系?;謁痙ㄗ鈧戰餼鱸?,法院可以受理此案,以同居關系析產、子女撫養糾紛來解除張來與“假劉玲”同居關系。涉及財產分割和子女撫養的,可以調解,調解不成的,同居期間的財產適用婚姻法對夫妻財產制的規定,沒有約定者,適用共同財產制。同居生活期間所生子女為非婚生子女,根據我國《婚姻法》第十九條“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的規定,對其子女撫養問題依照《婚姻法》的這一規定進行判決。

    至于張來與“真劉玲”的關系,因其缺乏雙方結婚自愿的實質要件,故為無效婚姻,張來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按照《婚姻法》第十二條的規定,無效或被撤銷的婚姻,自始無效,當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權利和義務。

    平頂山石龍區法院 王 劍

    首先從結婚登記的性質上看結婚證是由國家行政機關對雙方婚姻事實的一種認可,頒發后就具有了法律效力。因此,在結婚時一方冒用他人姓名、身份證,戶籍證明等材料騙取婚姻登記的行為,只能認定為在婚姻登記過程當中存在瑕疵,但后果不能由申請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來承擔。

    其次我國法律明確規定了婚姻無效的情形?!噸謝嗣窆埠凸橐齜ā返謔豕娑慫鬧治扌Щ橐鑾樾?,除此之外,其他情況下均不得認定婚姻無效。

    結合本案,法院應當在受理張來的起訴后,依法向結婚證上登記的劉玲送達應訴材料,在審理過程中確定雙方的婚姻關系,查明在婚姻登記當中的相關事實。本案中假劉玲雖是冒用他人身份騙取結婚證,但仍應當認定該結婚登記有效。現張來起訴離婚,如能認定冒用人即假劉玲的真實身份,則以該人真實身份作為訴訟當事人,如果不能查明假劉玲的真實身份應直接將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作為訴訟當事人,在查明雙方感情是否確已破裂的基礎上,判決是否支持張來的離婚訴訟請求。

    民權縣法院 焦文彥

    我認為應該按照第一種意見處理此案:

    第一,根據婚姻法的規定,本案不屬于宣告無效婚姻的范圍。第二,結婚證的瑕疵不能影響雙方的婚姻關系的存在。結婚證是由國家機關以行政的手段對雙方婚姻事實的一種認可,一旦頒發就具有了法律效力。因此,在結婚時一方冒用他人姓名、身份證,戶籍證明等材料騙取婚姻登記的行為,只能認定在婚姻登記過程當中存在瑕疵,該瑕疵不能由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來承擔,即使要追究也應是婚姻登記機關審查不嚴造成的。第三,冒用他人的姓名和身份證登記結婚,該婚姻登記應為有效登記。法院在審理該類案件時應直接認定使用虛假身份證登記的人為婚姻當事人,可以認定真實身份的,在判決時確認當事人的真實身份;不能認定真實身份的,應當以婚姻登記的當事人為訴訟當事人,查明弄虛作假的事實,根據最高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如何認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若干具體意見》第四條的規定,可以作為認定雙方夫妻感情是否確已破裂的依據。

    本案中有人冒用劉玲的身份證和姓名與張來登記結婚,現張來起訴離婚,應當認定該結婚登記有效,并依法判決準予離婚,解除雙方的婚姻關系。

    杞縣法院 馬志釗

    筆者認為,辦案中張來與劉玲的婚姻關系應認定為有效。首先,雙方的婚姻關系不符合我國婚姻法中規定的無效婚姻的情形。我國婚姻法規定的婚姻無效的情形包括:重婚的、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系的、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未到法定婚齡的。本案中雙方的婚姻登記行為并不符合上述法定條件,當事人不能申請婚姻無效。其次,本案中雙方登記結婚的行為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冒用他人身份證登記結婚不能影響雙方的婚姻關系的存在。盡管本案中當事人假借他人的姓名和身份證登記結婚,但登記結婚行為是由其本人實施的,經過婚姻登記機關審查后為其頒發了結婚證書,該證書一經頒發就具有法律效力,因此該婚姻登記應為有效登記。盡管在婚姻登記過程當中存在著冒用他人身份證的瑕疵,該瑕疵不能由婚姻登記的當事人來承擔。

    因此,法院應當以離婚糾紛進行審理,確定雙方的婚姻關系,查明在婚姻登記當中的相關事實。對于弄虛作假行為,可以作為認定雙方婚姻關系是否確已破裂的依據之一。

    登封市法院 張勇

    筆者認為,本案中的婚姻效力應當認定為有效,法院可在查明其婚姻登記當中的相關事實后,依法判決二人離婚。

    第一,本案中“劉玲”的弄虛作假行為不符合《婚姻法》第十條規定的四種無效情形,且在立法上沒有賦予法院或行政機關自由裁判權,而冒用他人名的結婚登記,不屬于法定無效情形。

    第二,2003年10月1日實施的《婚姻登記條例》對當事人婚姻登記過程當中弄虛作假、騙取婚姻登記的,并沒有明確的規定。而從結婚登記的性質來看,結婚證是國家行政機關對雙方婚姻關系的認可,其具有相應的法律效力。因此,冒用他人名義進行的結婚登記,是婚姻登記過程中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不當行為,不能因此而認定雙方婚姻關系的效力。

    第三,冒用他人身份證登記結婚后,一方向法院起訴要求與對方離婚,法院應當以離婚糾紛案由受理并審理,確定雙方的婚姻關系,查明在婚姻登記當中的相關事實。對于其弄虛作假行為,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如何認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若干具體意見》第四條規定,依法作出判決。

    觀點二: 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其婚姻效力

    蘭考縣法院 張茜

    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婚姻登記行為的效力,也就無法受理其訴訟請求。

    第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五條規定:結婚必須是男女雙方完全自愿,不允許任何一方對他方加以強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第八條規定:要求結婚的男女雙方必須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婚姻登記。符合本規定的,予以登記,發給結婚證。

    第二,按照《婚姻登記管理條例》第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內地居民結婚,男女雙方應當共同到一方當事人戶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記機關辦理結婚登記;第五條又規定,辦理結婚登記的內地居民應當出具本人的身份證、戶口本。

    本案二者辦理結婚證,違反了《中國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和《婚姻登記管理條例》,在辦理結婚證時不具備法定條件,即男女雙方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婚姻登記。而婚姻登記機關未認真審查就給當事人辦理結婚手續,其婚姻效力不符合婚姻法第十條關于無效婚姻的幾種情形,也不符合第十一條可撤銷婚姻的情形,故其婚姻效力處于待定狀態。因此本案不屬于婚姻法調整的范疇,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的婚姻效力,也就無法受理其訴訟請求。

    沁陽市法院 李好威

    有權宣告婚姻無效的機關是人民法院。法院受理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后,經審查確屬無效婚姻的,應當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原告申請撤訴的,不予準許。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的一方可在1年內向婚姻登記機關或人民法院請求撤銷該婚姻。無論是宣告婚姻無效,還是申請撤銷婚姻,都規定依民事糾紛由民事訴訟途徑解決。根據《婚姻法》的規定,結合本案案情,張來與劉玲的婚姻情況不屬于上述規定的任何一種情形,因此,作為民事案件受理此起案件的法院不能直接對張來和劉玲的婚姻效力作出判定。

    根據《婚姻登記條例》的規定,自愿結婚的男女,必須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結婚登記,并出具相應證明材料,婚姻登記機關依法審核查實后,對符合條件的予以登記,并發給結婚證。本案中,因婚姻登記機關審核不實,導致對不符合婚姻登記條件的張來和假劉玲給于頒發結婚證的后果,由于婚姻登記機關是代表國家對婚姻關系作出確認,其行為屬于具體行政行為,對違法的具體行政行為,本案當事人張來可以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撤銷頒發的結婚證或確認所頒發結婚證的行為違法。

    安陽北關區法院 萇麗英 周釗華

    筆者認為法院應當判決駁回張來要求與“劉玲”離婚的訴訟請求,建議婚姻登記機關撤銷結婚登記。

    首先,我國婚姻關系的確立形式只有一種,即登記主義。行政機關頒發的結婚證針對的對象是特定的,只有結婚證上登記的申請人才是被許可締結婚姻的當事人。在本案中,行政機關頒發的結婚證,在未經法定程序撤銷前,不能否認其效力。所以,基于行政行為相對性,該結婚證的效力不應及于本案中的原、被告。

    其次,我國《婚姻法》對無效婚姻和可撤銷婚姻的法定事由作了明確規定,即《婚姻法》第十條和第十一條,但都不包含冒用他人姓名登記結婚情形。在民事訴訟中,法院只能從是否符合無效或可撤銷婚姻要求的法定情形來處理,不能以違反法定程序為由隨意確認婚姻無效或撤銷婚姻登記,在民事訴訟中法院不應基于《婚姻登記條例》宣布其婚姻為無效婚姻。

    綜上,本案中缺乏證明雙方有夫妻關系的證據,原、被告的夫妻關系不成立,法院可以離婚訴訟的主體不適格判決駁回張來的離婚訴訟請求。

    鄢陵縣法院 張大輝

    筆者認為法院對該案中當事人的婚姻效力不應予以認定,可告知張來以子女撫養及析產糾紛起訴,若張來堅持不變更訴訟請求,應駁回本案原告張來的起訴,理由如下:

    我國《婚姻法》第五、六條規定了結婚的實質要件,即男女雙方結婚必須系雙方完全自愿,并須達到法定婚齡。第七條規定了結婚的形式要件,即要求結婚的男女雙方必須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結婚登記。本案中的張來和假劉玲辦理的結婚登記雖然符合結婚的實質要件,但不符合結婚的形式要件。

    我國《婚姻法》第十、十一條規定了婚姻無效和可撤銷的條件,婚姻無效的條件包括:1.重婚的;2.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系的;3.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4.未到法定婚齡的??沙廢幕橐齙那樾沃揮幸蛐財冉嶧櫚囊恢智樾???杉景鋼性?、被告的婚姻登記不符合無效或可撤銷的條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五條第二款規定,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記管理條例》公布實施前,男女雙方已符合結婚實質要件的,按事實婚姻處理。本案中的原、被告不符合上述規定,故法院不可以直接認定其婚姻效力,并裁決是否支持張來的離婚訴訟請求。

    鄭州中原區法院 趙偉 陳紅

    筆者認為應該按照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首先,關于張來與“劉玲”結婚登記行為的效力問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和《婚姻登記條例》的有關規定,結婚必須男女雙方完全自愿,辦理結婚登記時應當出具本人的身份證等證件和證明材料。而本案中,“劉玲”冒用真劉玲的身份證和姓名,“劉玲”并沒有與張來形成法律上的有效婚姻關系,反之,是真劉玲與張來形成法律上的有效婚姻關系。但對此真劉玲并不知情,故張來與真劉玲之間也沒有形成法律上的有效婚姻關系。

    其次,關于法院是否有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結婚登記行為的效力問題。法院受理的離婚糾紛案件應該以合法有效婚姻為前提,張來與真假劉玲均沒有形成法律上的有效婚姻,故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的結婚登記行為的效力,也就無法受理其訴訟請求。

    綜上,張來與真假劉玲均沒有成立法律上有效的婚姻關系,張來與“劉玲”實際上為同居關系,故對張來要求離婚的訴訟請求,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其婚姻效力,也就無權受理其訴訟請求。

    嵩縣法院 鮑曉珂 馬旭升

    筆者認為張來與“劉玲”之間婚姻既不屬于無效,也不屬于可撤銷,而是同居關系,當事人可以解除同居關系為案由提起訴訟,理由如下:

    一、根據我國《婚姻法》第十條、第十一條規定,本案為冒用他人身份騙取結婚登記,既不屬于婚姻無效的法定情形,也不屬于可撤銷婚姻的情形。

    二、《婚姻法》第八條規定“要求結婚的男女雙方必須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結婚登記”,本案中,盡管假劉玲到民政部門進行了登記,但劉玲的身份并未被婚姻登記機關依法予以認定;真劉玲是被冒名,既不知情,也未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登記,因此,張來的婚姻不符合結婚的形式要件和實質要件,張來與假劉玲之間應當屬于同居關系。

    三、張來不能以離婚案由起訴,但可以解除同居關系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在依法解除當事人同居關系的判決作出后,應當將生效判決書送達婚姻登記機關,由婚姻登記機關撤銷婚姻登記,結束張來與劉玲之間違法婚姻狀態。

    漯河郾城區法院 劉元敏

    受理法院無權直接認定張來與“劉玲”的結婚登記行為的效力,即無法受理其訴訟請求。

    首先,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認定可以依法判決準予離婚的第四條規定,一方欺騙對方或者在登記時弄虛作假,騙取結婚證的,應認定感情確已破裂。在本案中張來在與“劉玲”結婚登記時,劉玲的身份證和姓名被“劉玲”在結婚登記時冒用了,“劉玲”欺騙張來,屬弄虛作假,騙取了結婚證,其結婚證也是自始無效的,不受法律?;?。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離婚案件后,經審查確屬無效婚姻的,應當將婚姻無效的情形告知當事人,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人民法院受理張來起訴與“劉玲”的離婚案件時,經審查,應當將其婚姻無效的情形告知向法院起訴離婚的張來,并請求法院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

    再次,起訴離婚的張來,如要撤銷與“劉玲”的結婚證應當直接向民政機關申請,撤銷其結婚證,如民政機關不作為,張來可向管轄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總之,法院應告知張來到民政機關撤銷其結婚證或者申請法院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之后可提起行政訴訟。

責任編輯:13    

文章出處:225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