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保險標的轉讓未經保險人同意時的賠付責任

  發布時間:2011-08-30 10:14:51


    重復保險是指投保人就同一保險標的、同一保險利益、同一保險事故分別向不同的保險人投保,那么,是否要求是同一投保人呢?對同一保險標的進行投保的兩個或兩個以上投保人所享有的保險利益是否同一呢?在保險標的轉讓的過程中未通知保險人,原保險合同的效力如何認定以及保險人的責任如何承擔?

    案    情

    原告焦作市中泰永昌煤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被告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焦作中心支公司。

    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烏海市分公司。

    焦作市中泰永昌煤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泰永昌公司)訴稱:2008年2月3日,中泰永昌公司與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焦作中心支公司(以下簡稱中華財險焦作公司)簽訂保險合同,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險和其他附加險,并按約定交付了保險費,保險期間為2008年2月3日零時起至2009年2月2日24時止。該車輛原車主是中國共產黨烏海市委員會辦公廳(以下簡稱烏海市委辦公廳),車輛保險人是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烏海市分公司(以下簡稱人保財險烏海公司),保險期限為2007年2月8日至2008年2月7日。中泰永昌公司購買了該車輛后,于2007年11月16日辦理了過戶手續。兩份保險合同存在四天的重復期間。

    2008年2月3日4時20分,中泰永昌公司司機郭勇駕駛保險車輛撞上路中心橋墩,保險車輛全損、四人受傷。交通警察支隊現場認定郭勇負事故的全部責任。2009年4月,中華財險焦作公司答復認為中泰永昌公司投保的車輛存在重復保險,因此其只承擔50%賠償責任,另50%應由人保財險烏海公司承擔。中泰永昌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中華財險焦作公司支付機動車輛保險賠償金400000元、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險賠償金110473.89元。

    中華財險焦作公司辯稱本案保險事故車輛屬重復保險,其應按相關比例承擔責任。人保財險烏海公司辯稱本案不存在重復保險,且涉案車輛轉讓沒有通知自己,故任何轉讓方和受讓方都無權向其提出賠償請求。

    審    判

    焦作市解放區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中兩份保險合同均依法成立,合法有效。除了投保人不同之外,其余內容均為同一,而重復保險的要件并未要求是同一投保人,因而兩份保險合同屬于重復保險,而保險事故恰恰發生在兩分保險合同重復的四天。人保財險烏海公司辯稱,車輛過戶未通知保險人,其對保險標的不再承擔保險責任。但保險標的轉讓時的《保險法》第十八條以及現行《保險法》第十七條的規定,均明確了保險人的告知義務,人保財險烏海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履行了對該免責條款的告知義務,且本案中保險標的轉讓前后均系公路行駛,并未增加危險程度,其抗辯理由不予采納。中華財險焦作公司辯稱中泰永昌公司車輛價值不足的主張,不予支持。對車上人員的醫療費等,兩被告承保金額和項目一致,應按照此比例分別承擔責任。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三條的規定,本案可以適用現行《保險法》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中華財險焦作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中泰永昌公司支付車輛損失193800元,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險賠償金55236.95元,合計249036.95元;二、人保財險烏海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中泰永昌公司支付車輛損失206200元,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險賠償金55236.95元,合計261436.95元。

    一審宣判后,人保財險烏海公司不服,向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判決。

    評    析

    本案中各方當事人對中泰永昌公司應當獲得保險理賠均無異議,但對究竟是由中華財險焦作公司一家賠償還是兩家保險公司共同賠償,即是否屬于重復保險以及保險標的轉讓的通知義務及其對保險公司賠付責任的影響存在重大分歧。對此問題筆者作以下分析。

    一、 本案中保險利益的認定

    對保險標的具有保險利益,是投保的前提條件。出于保障保險功能的真正實現及防止賭博行為和道德危險,各國《保險法》均要求投保人與保險標的之間必須具有保險利益。保險利益非保險標的物或權利, 而是一種為法律所認可的、具有經濟價值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合理測算的利益。通俗地講,就是對保險標的擁有法律上認可的權益。我國《保險法》第十二條規定: “投保人對保險標的應當具有保險利益。投保人對保險標的不具有保險利益的, 保險合同無效。保險利益是指投保人對保險標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認的利益。保險標的是指作為保險對象的財產及其有關利益或者人的壽命和身體?!?/p>

    對于保險標的流轉前后對所有權人的保險利益的認定及權利行使問題,我國現行《保險法》采用的是類似于英美保險法的精神,即只要合法擁有保險標的所有權并持有保單,就可以享有保險利益,并在此基礎上作了一些諸如風險增加等保險人的抗辯理由,但同時也意味著風險承擔等事由的舉證責任由保險人承擔,否則就視為保險標的轉讓前簽訂的保險合同繼續有效,保險標的受讓人有權向保險公司主張理賠。

    本案中,對同一保險標的,在原投保時和保險事故發生時,擁有保險利益的權利人并非同一,雖然保險標的所有權發生了流轉,但保險標的受讓人中泰永昌公司合法地持有保單,應當認定其享有保險利益,在投保車輛發生事故后,有權主張理賠。

    二、 本案是否屬于重復保險

    由于重復保險對保險人和投保人的利益會產生巨大影響,同時也極易誘發道德風險,為此,無論是原《保險法》第四十一條還是現行《保險法》第五十六條,都對重復保險作了明確的界定,且后者在原定義的基礎上,增加了保險金額總和超過保險價值的規定。

    對比新舊保險法的規定,可以看出二者對重復保險的規定是一致的,并且現行保險法的規定更趨于合理,只要保險金的理賠總額不超過保險價值,即使同時在兩家以上保險人處投保,也不屬于重復保險,保險人應當足額進行理賠。同時,新舊保險法并未要求是同一投保人。法律之所以這樣規定是考慮到保險標的流轉十分頻繁,如限制為同一投保人將不利于物權流轉?;詿肆⒎ň?,筆者認為,只要投保時對保險標的具有合法的保險利益的投保人,分別向不同保險人投保,保險期間存在重合的,就應當認定為重復保險,投保人可以分別向不同的保險人主張理賠。本案中,兩份保險合同之間存在四天的重合,可以認定屬于重復保險。中泰永昌公司可以分別向兩保險人主張理賠,兩保險人應按照比例分別承擔責任。

    三、保險標的的轉讓未經保險人同意,并不必然導致保險利益的喪失

    原《保險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轉讓保險標的應當通知保險人,經保險人同意繼續承保后,依法變更合同。現行《保險法》第四十九條對保險標的轉讓做了明確規定。比較新舊法律的規定可以看出,法律對保險人和投保人之間的利益均衡更趨于一種衡平狀態,公平、平等?;に降筆氯說睦?。同時,新法的規定也與世界各國的作法趨于一致。在明確車輛受讓人承繼保險合同權利義務的前提下,為維護保險人的合法權益,規定因保險標的轉讓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保險人可以解除合同,以實現保險人與投保人利益的平衡。

    本案中,雖然保險標的車輛轉讓未通知人保財險烏海公司,但根據保險標的轉讓時的保險法第十八條規定,以及現行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保險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保險合同中有關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對此人保財險烏海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履行了告知義務。而舊保險法第三十四條并未明確轉讓保險標的不予通知的法律后果,且規定告知后可以變更合同,即使未變更,原保險合同仍然有效。中泰永昌公司作為保險標的的實際所有權人,享有基于保險標的所產生的保險利益。且根據現行保險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本案中保險標的轉讓前后均系公路行駛,并未增加危險程度,對人保財險烏海公司的抗辯理由也不能予以采納。

    四、保險人的告知義務不應僅局限于保險合同,還應包括法律法規的規定

    保險法規定了投保人的告知義務及其法律后果,但保險合同同時也是合同的一種,除受保險法規范外,還應受《合同法》的調整,這也是理論界和實務界的共識。

    《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對格式條款作了明確規定,以平衡當事人利益,以免提供格式條款一方損害另一方的合法權益。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當時的《保險法》第十八條以及現行《保險法》第十七條均明確了保險人的明確說明義務,現行保險法規定未作提示或者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對保險人的告知義務提出了更加明確和嚴格的要求。

    根據上述對格式條款嚴格要求的精神,對保險人的告知義務應當作嚴格要求,不僅僅對保險合同中免除責任、排除對方權利的條款應當如實告知,同時,基于保險人是專業的保險從業者,在保險合同之外,對保險法中規定的一些保險人可以免除責任、排除對方權利的法律規定,保險人同樣有義務向投保人作出告知,以免投保人因為對法律的無知和誤解致使自己的利益遭受重大損失。本案中,并沒有證據表明人保財險烏海公司向中泰永昌公司告知了保險標的的轉讓需要向保險人通知并征得其同意,故不應支持其訴請。(作者單位:焦作解放區法院 焦作中院)  

責任編輯:13    

文章出處:223    


 

 

關閉窗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