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我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程序若干問題探討

  發布時間:2011-08-30 09:50:52


    編者按:近年,未成年人合法權益?;さ男棖筧找嬙懷?,國際社會對我國未成年人權益?;さ墓刈⒍紉蒼誆歡咸岣?,人民法院少年審判工作面臨著新的機遇和挑戰。為進一步深化少年審判理論研究,推進少年司法制度改革,探索解決少年審判實踐中的新情況、新問題,發揮少年審判工作促進社會和諧、維護社會穩定的職能,最高人民法院依托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設立了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少年審判專業委員會,并于2010年7月,在我省洛陽舉辦了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少年審判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暨首屆“全國少年審判論壇”。本期選的三篇文章皆系該論壇優秀論文,分別從未成年刑事案件審判程序、人格調查制度和社區矯正體系等方面的完善進行了研究,供大家學習參考。

    我國少年司法制度與國外少年司法制度的百年演變史相比,才剛剛起步,尚未建立一套針對未成年人特點的系統司法制度。剛剛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加大了對未成年人犯罪從寬處罰的范圍和力度,增加了未成年人犯罪不作為累犯的規定,并有條件的免除了其前科報告義務,從實體法方面進一步強化了對未成年人的?;?。但一套完善的少年司法體制的建立,不僅需要完善實體法,更需要對程序法予以改革和完善。本文擬結合司法審判實際,對我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程序的完善與構建進行探討。

    一、我國未成年人刑事訴訟審判程序的立法現狀

    雖然我國自古就有恤幼慎刑思想,但目前為止,我國尚沒有關于未成年人刑事訴訟程序的專門立法,在《刑事訴訟法》中也沒有設專章對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進行特別規定,只是在《未成年人?;しā分兇髁嗽蛐怨娑?,數量不多的審判程序規定,散見于《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的相關司法解釋或規定之中。這里面包括1999年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頒布的《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公安部1995年頒布的《關于辦理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案件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等四機關頒布的《關于辦理少年刑事案件建立互相配套工作體系的通知》、最高人民檢察院2002年頒布的《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2006年對該規定做了修訂)。縱觀整個刑事訴訟法典,關于未成年人被追訴權利特別保障的條款也僅有“法定代理人可以到場”、“不公開審理”及“指定辯護”這三條。在程序設計中也沒有和成年人作以明顯的區分,沒有體現出未成年人的特殊性。立法體系不完備是我國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制度的最大問題。

    二、我國未成年人刑事訴訟審判程序司法現狀及存在問題

    自1984年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建立了第一個少年法庭以來,我國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始終秉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刑事政策,在“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指引下,在立法和司法實踐中創立了一些具有中國特色的未成年人刑事審判模式,為未成年人提供了程序上的?;せ?。但現有的一些訴訟規則在司法實踐運用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

    (一)審判機構組織形式不規范

    我國沒有設立獨立的少年法院,未成年人審判機構均設置在普通法院之中,同時由于各地審判人員的狀況、案件數量以及地方編制情況的不同,未成年人審判機構組織形式也不盡相同。司法實踐中主要有四種組織形式: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合議庭”、“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庭”、“未成年人綜合案件審判庭”和“未成年人案件指定管轄審判庭”。但實際運作中,這四種形式均存在一定的缺陷:第一種形式,是在原有的刑事審判庭內部建立一個少年合議庭,負責未成年人案件的審判工作,審判人員由刑庭的法官兼任,實踐中由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遠比成年人案件少,法官輪流接受案件,少年法庭只是在審判涉案有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中一個臨時合議庭形式而已,這種形式簡便易行,成本低,但專業性不強,不能夠突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理程序的特點,不利于少年審判經驗的積累和創新。第二種形式,設置了獨立的少年審判庭,屬于和其他業務庭同等建制的審判機構,審判人員專職化,并且一些法院考慮到未成年人身心的特殊性,少年法庭配備的女性法官居多,便于更好的和未成年被告人溝通。但實踐中由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較少,影響到績效考核,一些少年法庭就兼職辦理成年人刑事案件,影響了對專業的鉆研,得不到創新的效果。第三種形式,是針對第二種形式受理案件數量較少而創設的,它由單一刑事案件擴展到民事、行政等涉及未成年人的整個案件。在人員配置上更加專業,審判力量充裕,可以在訴訟程序中全方位的?;の闖贍耆?。但這種形式的設立成本大,占用的司法資源多,容易造成與其他業務庭受案范圍的交叉和重疊。同時對法官的業務素質要求很高,進一步加大了法官的工作壓力。第四種形式,針對前三種形式暴露的問題,采取由上級法院根據本地區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需要,依照《刑事訴訟法》和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將一定范圍區域內的未成年人案件指定給某一基層法院集中審理,并在這些法院設立專門的審判機構。但“指定管轄”畢竟是一個臨時性、過渡性的措施,很難從根本上解決目前的困境,更無法全方位、深層次的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并且由于未成年人案件跨行政區域辦理,審判法院和未成年人的生活區域不一致時,無法調配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和改造有利的各種社會資源,影響到非刑罰處置手段的運用。

    (二)庭審程序特殊化不突出

    1979年,我國第一部《刑事訴訟法》頒布實施時,只有個別條文涉及未成年人,未對未成年人刑事審判設計專門的程序。直至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才出臺了《辦理少年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該《規定》基本上是在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成年人審判方式的基礎上略加改造。1996年《刑事訴訟法》進行了修改,但涉及未成年人的條文也僅有三條。之后最高人民法院根據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對《辦理少年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進行了修改,頒布了《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根據未成年人案件的特點,與貫徹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需要,增設了庭前社會調查程序和庭審教育程序,強調與注重庭審氛圍;賦予被告人法定代理人多種訴訟權利并為其設置法庭席位;設置庭前會見與休庭時會見等程序性規定,使少年法庭的審判方式與成人刑事審判方式得以在一定程度上區分開來。但依然可以看出,未成年人刑事審判方式是在成年人刑事審判程序的基礎上添加一些適合未成年人特點的程序設計,稍稍改造而成的,僅僅是刑事訴訟法構建的刑事審判方式的特殊情形。

    (三)實踐中現有制度落實形式化

    根據刑訴法規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主要有“法定代理人介入制度”、“指定辯護制度”、“不公開審理制度”等。這三項制度對?;の闖贍耆巳ㄒ嫫鸕攪嘶行У淖饔?,但實踐中也存在一定的問題。例如指定辯護,許多擔任法律援助的律師,出庭不負責任,泛泛而談,敷衍了事,不能站在?;の闖贍甌桓嬡說慕嵌?,認真分析未成年被告人罪輕或無罪的法律和事實根據,從深層次上挖掘未成年人犯罪根源,提出有針對性的辯護意見和矯正意見,這種情況主要是缺乏制約和激勵機制,使得指定辯護流于形式?;褂幸恢智榭?,就是一些法官為了減少工作量,勸說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擔任辯護人,這樣既符合未成年人應有辯護人的法律規定,也省去了指定辯護律師這一環節,但往往因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法律知識匱乏,使得委托辯護也成了一種形式,進而侵害未成年人利益。

    最高院在《若干規定》中增設的社會調查制度,是針對未成年被告人性格特點、家庭情況、社會交往、成長經歷以及實施被指控犯罪前后的表現等情況進行調查,了解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癥結所在,以便因人施教、對癥下藥,幫助其順利回歸社會。實踐運用中確實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但也存在許多不容忽視的問題。首先,該司法解釋是以授權性規范的方式做出的規定,“可以”調查,也能理解為“可以”不調查。其次,如果由控辯雙方作為實施調查的主體,那么兩方難免會圍繞自己一方的控辯意見進行調查,而且實踐中公訴機關也很少進行相關調查,往往由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提交,出于?;ず⒆擁謀灸?,為了讓法院從輕判處孩子,調查材料基本均為證明未成年人以前是如何一貫表現好,缺乏客觀性。如果由少年審判庭自行調查,則受審判力量薄弱的限制,也僅僅限于簡單詢問未成年人成長簡歷、家庭情況,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深入調查未成年被告人成長軌跡、心理發展趨勢。由于目前沒有關于調查制度更詳細的規定,影響到這項制度的實踐效果。

    關于增設的庭審教育程序,受司法實踐中社會調查不深入的影響,沒有挖掘和掌握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真正原因,使得庭審教育難以有的放矢,大都流于形式。法官只是對被告人進行泛泛的說教,未成年人的父母也往往是責罵孩子幾句了事。未成年被告人基本不作發言,只是被動的接受指責和規勸,庭審教育效果受限。這樣,專門針對未成年人而設置的庭審教育手段未能發揮應有的作用,我們法官依然在主演審判者的角色,而沒有扮演教育者的角色。

    (四)創新缺乏法律層面的支持

    各地法院在借鑒、吸納國內外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先進理念和經驗的同時,不斷探索與創新,探索出了一些較為可行的做法。例如1992年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率先嘗試的“圓桌審判”模式,之后我國部分地區的法院相繼學習借鑒這種模式,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圓桌審判模式,法庭布景為圓桌式審判臺,法官與被告都處于同一平面環桌而坐,沒有了法官的高高在上的威嚴感,庭審中未成年被告人不戴械具,沒有值庭法警出現,氛圍嚴肅而不威嚇、寬松而不隨意、有序而不緊張。但由于“圓桌審判模式”沒有得到法律層面的明確肯定,審判實務中無章可循,運作不夠規范,隨意性大,尚未形成一個較為成熟的體系。

     三、完善我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程序的幾點構想

    (一)建立獨立的未成年人案件審判機構

    由于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的特殊性,決定了其有別于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辨別力。為充分保障未成年人的訴訟權利和合法權益,應當由法律明確專門的機構和人員負責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如果僅在法院內部設置一個未成年人審判庭,不利于少年審判的專業化發展;若每級都統一設立少年法院,則又成本巨大,會造成審判資源的浪費??梢鑰悸竊詵ㄔ耗誆可枇⑸倌晟笈蟹衷?,受理涉及未成年人的一切類型案件,相對獨立于成年人審判機構,又不完全脫離普通法院,行政部門可以和法院資源共享,不需重復設置,但涉及未成年人權利?;さ奶乇鴰褂Ω鎂弒?。

    關于未成年人案件審判法官組成,也應向專業化方向發展。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審判人員應當具有一定程度的法律、社會學、心理學、犯罪學和行為科學的知識,并且熟悉未成年人特點、善于做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工作,同時應當保持其工作的相對穩定性??梢栽諳鐘械拇郵露嗄晡闖贍耆稅訃笈泄ぷ韉姆ü僦刑粞?,并適當增加女性法官的人數,強化其社會學、教育學、心理學等知識的培訓,使得從事未成年人刑事審判的法官更大程度上勝任和扮演一個教育者的角色。

    (二)完善調查制度

    施行社會調查制度是當今世界各國的一致發展趨勢。雖然最高院在《若干規定》中設置了庭前調查程序,但我國刑訴法并未設立社會調查制度,實踐中也尚未形成一套完備的體系,其運作有待進一步完善。從保持社會調查的中立角度考慮,可以建立專門從事社會調查的組織,接受人民法院的委托,制作調查報告提交法庭。在庭審中作為證據出示并接受控辯雙方的質詢。社區矯正制度經過司法實踐的檢驗,已被刑法修正案(八)上升為法律規定,建議將該調查權交付社區矯正服務組織承擔,這樣有利于社區矯正服務組織全面了解未成年人的犯罪原因等情況,對于日后矯正方案的制定提供了可靠的根據。

    (三)規范庭審模式

    我國刑事訴訟實行的是控辯庭審模式。庭審活動簡潔而冷峻的法律語言、莊嚴的法袍、清脆的法槌、威嚴的法庭布景都是被包裝過的最具代表性的訴訟符號。但在未成年人刑事審判程序中,則應區別對待因人而異。身心尚不成熟的未成年被告人對開庭審判本已心存疑懼,當面對一臉肅穆的審判人員,聽聞震耳的法槌聲時可能就只會不知所措。這樣的氛圍不僅不利于對未成年人的?;?,而且會影響到未成年人權利的行使。我們可以借鑒和采用其他國家已經較為成熟的家庭審判模式,注重刑事司法的教育功能,允許以一種父母親般的方式處理這種犯罪,以體現對未成年人利益的最佳?;?。目前試行的“圓桌審判”模式,應該說是試行最成功、最可行的一種模式,可以考慮由最高院擬定統一的實施細則,在全國推廣開來。

    (四)實行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分案審判制度

    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區別對待所要求的審判程序的差異化設置,客觀要求對未成年人案件與成年人案件分案審判。當前的司法實踐中,為了?;の闖贍耆說睦?,在不分案審判的情況下,通常對全案適用少年刑事審判程序,這樣勢必造成很大程度上的消極作用。(如對既有未成年被告人也有成年被告人的案件實行不公開審理,未成年被告人的利益得到了?;?,但客觀上卻損害了在同一程序中受審的成年被告人應當享有的公開審判的權利,同時還損害了公眾包括成年被告人家屬的旁聽權、知情權等相關權利。)由于未成年人案件與成年人案件審判程序的差異的存在,如果未成年被告人與成年被告人同案審判,全案適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程序,庭審過程中營造的輕松、和緩的氛圍,對同案受審的成年人被告人而言,則難以使其感受法庭審判的威嚴和法律的震懾力,不利于促使其認罪伏法??梢栽諳鐘蟹芍貧惹樾蝸?,對未成年人案件實行分案審判,繼而帶動分案起訴、分案偵查制度的建立,從而對整個少年司法制度的形成與完善起到有力的推動作用。

    (五)強化未成年人辯護制度

    刑訴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被告人是未成年人而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應當指定承擔法律援助義務的律師為其提供辯護。這一規定對于?;の闖贍耆說暮戲ㄈㄒ?、彌補其訴訟能力不足是非常必要的。但《若干規定》中規定,未成年人可以拒絕辯護人為其辯護,筆者認為這一規定欠妥,因為未成年人自身尚未成熟、尚未達到法定成年年齡,賦予其拒絕辯護的權利將可能會影響到對其權利的?;?,需要將對未成年人指定辯護規定為一種強制性的辯護制度。?;の闖贍耆撕戲ㄈㄒ?,除庭審階段必要的辯護制度外,尚需要在偵查、起訴階段為未成年人提供全方位的法律幫助。應進一步強化律師自偵查階段起介入的權利,明確未成年人案件中除了其親屬可以作為辯護人之外,應當有律師參加辯護。鑒于指定辯護人責任心不強,敷衍塞責的情況,可以采取財政劃撥經費以及建立未成年人家屬、法院、檢察院對指定辯護律師評判,作為相關機關考核律師業績的依據等方法,激發指定辯護律師出庭辯護的積極性和提高出庭辯護的質量和效率。

    少年司法制度的完善,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涉及到立法的完善、司法制度的完備等多個層面。只有在司法實踐中積極探索、創新,才能加快推進我國少年司法制度完善的進程,這也是我們每一個法官的責任。(作者單位:新鄉中院)  

責任編輯:13    

文章出處:220    


 

 

關閉窗口

{ganrao}